关灯
护眼

    有能力叫一名元婴高手在半路引开她,又叫她属下的堂主甘心听命,整个忘川城还能找出第二个人么?

    ……

    红叶镇,静室之内的林挣被噩梦惊醒,恍然转头,外间已是天色大亮。

    “……呼!难得睡一次觉,居然还做噩梦了!”

    后者翻身坐起,看着斜趴在榻边微微打鼾的小姑娘,心下一暖。

    假装没瞧见那货手边还在播放少儿不宜画面的昆仑镜,林挣俯身寻到榻边的布鞋穿好,准备把豆芽抱去榻上睡。可谁知倏一起身,眼前便一阵眩晕。

    “砰~!”

    元神之伤无论轻重,都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小半个时辰后,被豆芽拉来“救人”的荀胜捋着胡须,幸灾乐祸的数落躺椅上装死的某人。

    “老夫早就警告过你,欲速则不达,叫你另寻一法门修炼!哼哼,不听老人言……”

    没办法,林挣这会儿元神混沌,稍一动弹就头晕目眩,连掩饰都做不到。为防泄密,便只能假托练功出了岔子,导致内腑受创。

    甚至为了让前者确信,他还“忍痛”调动真元“轻轻”抽了内腑一巴掌。结果现在就真的是身心俱痛,都懒得还嘴了。

    “哎,老林,你听说了嘛?昨晚上出大事了……”

    便在这时,随着一阵叫嚷,伍翀从院外小跑着奔进。见内间站立的某元婴前辈,先是愣了一下,进而便不去理会躺椅上一脸菜色的某人,转向荀胜道:“前辈,我跟你说,昨晚上出事了,问仙盟前去围剿蛮族的人……巴拉巴拉~”

    大抵是没想着要保密,亦或这种事压根儿也瞒不住。都未过午时,昨夜问仙盟在秋水北岸遭遇埋伏,损失惨重的事就传遍了红叶镇。

    一时间,无数在此避难的百姓人心惶惶,进而对以往高高在上的“神仙”们质疑起来。

    连他们都顶不住蛮族,那大伙躲在这里交“保护费”的意义何在呢?

    “你是说,不但那个带队的蛮人厉害异常,竟还有堪比元婴的高手敌住了曲丫头?”

    这边荀胜挂着惊讶,与伍翀谈论林挣早已知道的事情,未及片刻,便又加个了个人进来。

    “昨晚当真是凶险万分啊,要不是老大交代让我留守,怕是今儿就回不来了。哼哼,你们还不知道吧?那个梅义齐,梅堂主,竟投靠了蛮人!昨夜盟主一回来,就命人将他那一堂的人尽数看押起来。这会儿啊,我家老大正挨个审呢!”

    侯杰一脸唏嘘加不屑,表情与农村的七大姑听说谁谁家汉子出轨了一般,就差手里再握一把瓜子了。

    “你老大,喔宁堂主啊……”

    伍翀挑了挑眉,先下意识的瞥过院门,便低声哼了一嘴:“他可不是审问的料!”

    “谁说不是呢!”

    侯杰一拍大腿,丝毫没有背后吐槽的是自家老大的觉悟,“他呀,太夯,不开窍!不过没办法,谁叫咱盟主信任呢!嘿嘿,我跟你们说啊,问仙盟五个堂口,就只有我家宁老大最得盟主信……”

    “咳,咳咳!”

    一旁被亲师父赶去练外攻的豆芽忽然嗓子不舒服,咳个没完。

    荀胜下意识瞥过一眼,而后表情一愣,忽地玩味起来。

    “也可能这就叫傻人有傻福吧,听老大说,昨夜要不是遇到个无名高手,他没准儿也挂了!啧啧……”

    侯杰没注意到院子里的气氛不对,还在不住诉说。

    刚刚启了话头,正准备点头应和的伍翀被荀胜悄然拉了一把,扭头的同时,自院门而入的一道身影已然大步跑近,抬脚踹了过去。

    “混账东西!叫你过来送药,你在这胡说八道些神马!”

    “呃呀,我曰你,呃,老大……”

    被踹了个恶狗抢翔的侯杰黑着脸转身,待看到身后涨红了黑脸,说话都被气变调的宁颜后,便低眉顺眼的起身,做恍然状。

    “对对,差点忘了!”

    从腰间的布袋里摸出一个玉质药瓶,转身不待开口,便见林挣已是惊讶的望了过来。

    “送药?送什么药?”

    讲道理,他受伤的事除了豆芽,便也只有一早被拉来的荀胜知晓,连伍翀都还没来得及发现。曲青璃又是怎么知道的?

    “是呀是呀!”一旁的伍翀茫然四顾,随着他的话音附和:“谁受伤了?”

    “呵~自然是为林道友之伤!”

    淡然的嗓音自宁颜背后的院门处传来,众人回头看时,曲青璃已是迈步走近,美目流转间瞥过凑到近前的豆芽,似是解释道:“本是有事相询道友,但前来相请的下属回禀,言说道友身子不适,青璃便只好上门拜访了!”

    “真是这样?”

    林挣看向一旁的荀胜,随着接过那瓶价值上百灵石的地元丹,便怀着警惕沉声道:“曲盟主想知道什么?但说无妨!”

    “我想知道……”

    曲青璃上前一步,错开身侧众人的视线,看着林挣的眼睛低声道:“昨夜……你是不是早就猜到蛮人会设下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