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所谓救了某人一命,完全是他刚穿越过来时不懂这是怎样一个残酷的世界。换做现在,这货喊破喉咙他都不会多瞧一眼。

    “哎,若不是被逼无奈,我也不想拍那些玩意儿!到底不是正途,前路渺茫啊!”

    林挣数了半天灵石,忽然一叹。

    从去年开始,他就发现各种灵丹药物在他身上的作用越来越不明显。而随着修为的提升,对灵石的需求量却越来越大。再这般下去,到后面需要的花费很可能是个天文数字。

    这大抵也是伍翀总想做一单大买卖的原因。

    可这就如同今天这般,高回报的背后往往都蕴藏着高风险。林挣想提升修为不假,可相比修为,他更在意自己的小命。

    在没找到回地球的方法之前,他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连纸钱都不知道该冲哪烧的鬼地方。

    眼见小伙伴神色低落,伍翀还以为他又陷入到对资质的自卑中了,便凑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气馁,不是你说的嘛,勤能补拙,笨鸟先飞。你看,寻常人若是你这资质,早就上吊自杀了。而你只用了一年就练气入门,这不是成功是什么?”

    “我特么谢谢你啊!”

    林挣一脸嫌弃的抽开他的肩膀,同时起身收起桌面上的灵石,摆着手哼道:“那说好了,我先拿去买百草液,等我筑基了,这部分我会再还给你的!”

    “嗨,咱们兄弟,什么你的我的,快去快去!”

    伍翀在其后品着鉴宝斋特供的灵酿不耐烦的摆手,眼前林挣开门出去,便眉开眼笑的伸手入怀,像是要拿什么东西。可还不等他拿出来,却听房门响动,这货突然又跑了回来。

    “怎么……”

    前者的笑意有些僵硬,怀里的手拿出来也不是,这么摆着也不是。

    不过林挣此刻却没注意他的异常,不容发问便开口道:“不对劲!执法队在找我们!”

    说着,便疾步过来提起放在一旁的包裹,同时推了他一把,喝道:“快,分头出城!我去接豆芽儿,咱们在落枫谷汇合!”

    “啥?姓孙那王八出卖咱?”

    伍翀一听是执法队在找他们而非是赤羽宗,顿时一脸气愤的骂道:“老子每月十块上品灵石供着,他居然吃里扒外!”

    “你有病啊,人家是官,和咱们合作那才叫吃里扒外!”

    林挣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同时又拍了拍装有灵石的袋子:“再说了,有这种狗大户在,十块灵石算个屁!”

    “那,咱就这么走了?好不容易才在这里打开局面,这一走,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安稳下来……”

    “你还好意思说!”

    一提起这事儿,林挣就气不打一处来,刚刚赚到上百灵石的喜悦也开始变淡,忍不住回头骂道:“特么的得罪了赤羽宗,就算没这茬,你以为咱还能在这积石山待得下去?我有时候真怀疑你这皮囊下面藏着的就是头猪!”

    “呃,你这个……路上小心!我先去引开他们!”

    伍翀下意识的赔了个笑,而后不等林挣的脚丫子再次踹过去,便当先开门跑路。

    “他在那儿!”

    “站住!”

    “抓住他!”

    鉴宝斋一楼的大厅忽然乱了起来,伴随着执法队的呼喝和人群的惊叫。

    林挣微微皱眉,先是又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待声音疑似远去,这才施施然的提着包袱出门,抬手把在二楼走廊里站着看热闹的小厮给叫了过去。

    “去,把你们店里最好的护心甲给我拿来!”

    某人晃了晃手里的灵石袋子,表情格外嚣张。

    哥现在是有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