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瞒小友,老夫当年初入筑基,为快速提升修为,赶超同门进度,也曾如你一般,快速将体内真元消耗一空,借周天回复之机扩宽气海,打通玄关。

    然而此法虽属捷径,本质却因筑基修士真元微末,极易消耗而起。一旦跨入金丹,效果便会减弱。老夫奉劝小友,不如趁基础之时另寻一门加速真元运转的心法,潜心修习,方是正道。”

    “哦~我明白了!原来不停的消耗真元能加快修炼进度?怪不得你提升这么快!”

    旁边的伍翀露出后知后觉的恍然神色,但接着却面露疑惑道:“不对呀!既然这办法好用,前辈你为何又说要另寻一法呢?便是修为高了,真元不易消耗,找人打一架不就得了?”

    “……哼!”

    眼见某个讨厌的家伙又跳出来插嘴,荀胜便斜眼瞪去。

    虽然看在林挣的面子上,可以揭过这货日前死乞白赖要抱他大腿的梁子,但要他回答这种白痴问题,也是心下欠奉。

    好在这时,林挣适时开口,解了小伙伴的疑惑:

    “你说的轻巧,这年头若非信赖之人,谁肯冒着风险给你陪练?万一真元枯竭之时,对方突下杀手,该如何化解?”

    “这……那我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打石头总行了吧?”

    伍翀表示不服。

    “你这夯货没得抬杠!老夫全力一击,所耗真元呼吸之间便已回复。须知修为高者,三关皆通,真元自转。哪里是你这般说法,端地可笑!”

    荀胜终于忍不住,一开口就是嘲讽。然而话音未落,却见林挣一脸玩味的瞧着自己,接口道:“除非,在全力出手的同时,真元也在源源不断的消耗,且无须担心安全问题!”

    话音落下,院中一阵安静。

    实在是,没人知道这话该怎么接。

    伍翀撇了撇嘴,暗道这货自从突破筑基以来,吹牛逼都开始不背人了。当着元婴高手的面说这种没用的废话,等下看你怎么圆!

    荀胜这会儿虽然和他表情不同,但心理活动大体类似。

    刚夸完,这货就开始狂了!

    盘古界的修行体系都是以纪元算的,捷径就算有,也早被人踩烂了。要真像林挣说的这么简单,他为何不知道?

    他当然不知道!

    因为他从来没从站在艺术的角度上来思考过问题。

    比如,林挣从开通淘客账号以来,就一直在琢磨怎么能正大光明的忽悠别人来配合他表演,好有足够的素材来发布出去。

    但对于低阶修士来说,想要打的漂亮,满足拍摄的“特效”需求,通过阵法的加成或许办得到。可要打的精彩又不伤人,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就以他的水平,要不提前排练好,伍翀都有失手打死他的可能。

    不过就在此时此刻,林挣却隐隐感觉,热门正在向他招手。

    “若是前辈不嫌弃,在下陪前辈练练如何?”

    林挣心下琢磨了一遍腹稿,也不等荀胜发表疑惑,便接着道:“不过在下法力微末,怕是前辈随便一拍也就死了。所以还请前辈在动手时能以灵力外放,护着我些!唔,还有,要是您御空出招,记得把我也带上去,我还不会飞……”

    伍翀:……

    荀胜:……

    “呃~”

    院门处,提着一篮灵果的侯杰刚一伸头,便又缩着脖子退了出去,抖着嗓子在门外道:“李,李道友,我给你带了些灵果……”

    “蹬蹬蹬~”

    一抹红色的小小身影听到呼喊,从发愣的两人中间穿过,打破院中沉寂,也叫荀胜回过神来。

    “你的意思是……我和你打,我还得保护你?还要带你一起御空?”

    后者出口的话貌似有些绕,反正一旁的伍翀听的是满脸迷茫。

    “不仅如此。”

    对面,林挣点头的同时又接着道:“我还会尽全力攻击前辈。前辈即便看不上在下的手段,也要全力躲避。有可能的话,还要前辈控制在下身法,给在下提供偷袭的机会才是!”

    好吧,这下更绕了。

    伍翀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自己抓着别人的手来抽自己嘴巴自己还要躲的怪异场景,可彼时的荀胜却是懂了。

    的确,若是这般打法,还真就如林挣所言,真元不断消耗的同时,还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就他那点小修为,便是真元枯竭了,也能一巴掌拍死。

    “有点儿意思!”

    荀胜原地琢磨了几息,忽然探手抓过林挣:“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