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似乎不能。

    项链和戒指常被用作邪教的印记,安卡起源于埃及,被视作生命的符文,颅骨杯与食尸的主题最为契合,而雕像有可能是崇拜或供奉。

    在掌握更多线索以前,它们都有可能是奥维奇的目标。

    更多的线索……

    想到这儿,尼尔扭到床头把奥维奇的日记本够了下来。

    之前他一直没有太仔细检查这本日记,不是因为他不看重,而是因为解读日记本身就需要对当事人有所了解。

    现在终于轮到日记,可尼尔不过粗粗一看,立刻发现自己先前的判断可能有重大的偏差。

    这本日记本看起来有不短的历史,从细节看,大约是19世纪初中期的东西。

    黑色的软皮封面保养得很好,原本纯白的纸因为受潮而泛黄,封皮和封底之间有搭扣,扣上还有一只看上去做工精致的三位数的纯银密码锁。

    尼尔皱着眉头把三个齿轮全部归零,把耳朵贴在封皮上,从个位开始轻轻拨动。

    0到9,十位进1……

    锁芯在【2】【9】【7】的位置传出咔哒一声不易察觉的轻响,尼尔轻轻挤压弹簧,日记本应声而开。

    日记本是空白的。

    从泛黄的空白呈现出来,尼尔彻底反应过来,它不是【载体】,它是【容器】。

    他在容器的中间找到了一页破破烂烂的古旧羊皮纸,纸上用褐红色的颜料写着拉丁文的诗歌。

    【十三朋友聚欢宴,一个朋友背叛家】

    【独享夜宴多丰盛,肉排切片罗宋汤】

    【天边白星高挂起,低语细声耳边唱】

    【十一朋友聚欢宴,首尾二席空荡荡】

    又是拉丁文,又是夜宴……

    尼尔的瞳孔猛地一缩,哗啦啦翻动《尸鬼教典仪》,在294页找到一张插画,画上有11个绅士聚餐,在长桌前举杯畅饮。

    那张长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肉食,而长桌下则是这幅画的名字,【十三门徒:食人以及食尸鬼的转化】。

    十三门徒,十一个人,有一个人偷偷吃了独食,在拉夏.图潘的床头,油画上的长桌和桌上的食物和这幅插图一模一样。

    那就是十二个人!

    还有一个人去哪了?是变成了雕像?还是被做成了颅骨杯?

    牺牲者是怎么诞生的?

    是被【欢宴】的十一个人坑害的?还是被【夜宴】的那个人谋杀的?

    这是一首背叛者的诗……

    尼尔呼一声坐起来,过大的动作扯动伤口,疼得他的眼角一阵阵抽搐。

    但他还是很快下床,光着脚快步走到书桌前,拿起电话。

    “接波士顿,布莱克考古研究所!”

    “我是尼尔.布莱克博士,让莱恩接电话!”

    “莱恩,我要你带着奥尔多先生立刻去一趟凤凰城,我要你们查一个人,弗拉米尼.奥维奇。”

    “对,越详细越好,不仅是他这个人,还有他的家族,如果可能的话……1703年,帮我查证到这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