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莱恩藏着枪接近房子的正门,像一个访客摇响了篱笆前的铜铃。

    叮铃!

    没有回应。

    房子里没有回应,莱恩却注意到来自身后的视线。

    他警惕地回过头,看到邻舍的门前站着一个牵着拉布拉多的老太太,一身大红色的衣服,似乎正要出门溜狗。

    “先生,你找斯维恩先生?”

    莱恩扣上枪套转过身,迈着大步走向老太太。

    “我找斯维恩先生,丹尼尔.斯维恩先生,请问他在么?”

    听到莱恩一口报出斯维恩的名字,老太太脸上的警惕消减了八分。

    “太不巧了,先生。”她说,“斯维恩先生已经三天没露面了,护林员怀斯先生是最后见到他的人。”

    “三天前他又送给怀斯先生一车自己种的南瓜,然后就不见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

    莱恩扬了扬眉毛:“送南瓜?听起来斯维恩先生和护林员怀斯先生很要好?”

    “他们不算要好。我是说斯维恩先生是个孤僻的好人,种南瓜和送南瓜是他的癖好。但我们家里都有未成年的孩子,特别是女孩子。你知道……他只能经常送给怀斯先生。”

    “啊,我知道。”莱恩了然地点点头,“女士,请问方便告诉我怀斯先生住在哪么?”

    “怀斯先生?”老太太又警惕了,“您恰好也认识怀斯先生?”

    “不不不,我不认识怀斯先生。我们只是怀疑斯维恩先生失踪了,我们正在调查这个事情。”

    “调查?你们是私家侦探?”

    “我们是侦探。”莱恩一脸正义,“但不是私家的,女士,我们是BOI。”

    ……

    斯维恩的地下室并不是那种正常的地下室。

    它是一个地窖,摆着很多南瓜,有一个酒柜,里面潮湿,阴冷,而且腐朽。

    这很不正常。

    尼尔看到酒柜里的酒很高级,以干邑地区的白兰地为主,有少量红酒和香槟,都是法国的原产。

    这些酒在如今的世道每一支都价值上百美元,储存它们需要干燥和控温,而在这个潮湿的地下却收着五六十支。

    尼尔抽出一瓶,抹掉上面的水渍。

    玻璃瓶中的酒液并没有明显的变质,一点也看不出保养不善的样子。

    “晚上想喝一点么?”尼尔问洛伊。

    洛伊明显愣了一下:“去班的酒吧?”

    “暂时我们可不适合去那。”尼尔把手上的酒递给洛伊,“我们可以在酒店喝。”

    “哇哦……白兰地,我从没喝过这么高级的酒……”

    “晚上你就能喝到了。”

    尼尔继续查看。

    洛伊所说的恐怖的东西在地下室的台阶,一个人形的挣扎的水痕,与号角报社沙发上的水痕很像,只是身形比报社主编詹姆斯.奇卡纤细不少,而且矮小。

    尼尔皱着眉问:“洛伊,你见过丹尼尔.斯维恩么?他是不是个瘦小的男人?”

    “斯维恩先生……我没有和他见过面,但我听维纳先生骂过他,因为他总是在剧本讨论的时候刁难剧团。”

    “他怎么骂的?”

    “嗯……该死的侏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