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1章

    我是一名抬棺匠,一个鲜为人知的神秘职业。

    正所谓,生老病死,入土为安,十年间我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算的上见棺无数,福棺寿棺,阴阳棺、子母棺,悬棺吊棺......

    和死人打交道,总会见到许多诡异的事件,而真正让我永生难忘的,是爷爷死时的八鬼抬棺。

    我叫张九阳,壬戌庚戌丙戌戊戌生人,排天干地支八字纯阳,所以爷爷给我取名叫张知阳,又因为爷爷说我命数为九,便将我的名字改为张九阳。

    那一年,爷爷年龄已至八十中寿,他掐指算来,做抬棺匠人已经整整五十九载。

    可就在不久前,爷爷突然得了一场怪病,四肢无力不能动弹。

    爷爷的病既怪异又很痛苦,因此每到午夜时分便疼的发出凄惨的叫声。

    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心都揪了起来,他一个断了手指都不皱眉的汉子,到底经历了什么痛苦,才会这样?

    可爷爷不让我进他房间,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爷爷这一病,就是好几个月,而我也在猜测,这是不是传闻的五弊三缺。

    之后爷爷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他整个人也变得浑浑噩噩起来。

    只有到每个月的农历十五,他才会安静一整夜。诡异的是,第二天一早,我必定会在爷爷的房间里发现一双黑色的纸鞋。

    大半年过去,我家一共多了七双纸鞋。

    而且每双纸鞋上,都有一个红色大写的数字,从一到七很是诡异。

    我也不敢问为什么,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悲恸笼罩着,因为我能感觉到爷爷的时间不多了。

    而我,也做好了给爷爷送终的准备。

    就这样,爷爷在迷迷糊糊之间又熬过了一个新年。

    这一天,爷爷又把我叫到了床前,问我是什么日子了。

    “过了明天就是元宵节了!”我说道。

    “阳历呢?”爷爷又问。

    我看了看手机,“今天刚好是二月。”

    “二月?元宵节就是阳历二月二了吗?”

    爷爷的眼睛中猛地散发出神采,“到了,终于熬到了。”

    “什么时间到了?”我不解。

    “六十年,一甲子,二月二,龙抬头。”爷爷笑了。

    “爷爷,龙抬头是阴历,不是阳历。”我提醒道。

    爷爷眼神一暗淡,“我知道,可我等不了那一天,这最后的担子,就交给你了!”

    我心中疑惑,还不等我开口去问,爷爷突然说道:

    “明天中午你给亲朋发丧,就说我故世了。”

    我愣住了,“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照做就是,具体为什么我会告诉你的。”爷爷摆了摆手又睡了过去。

    我也不敢多问,或许是爷爷已经预感到了吧。我心里面沉甸甸的,虽然做好了准备,可还是忍不住的难过。

    这一夜,我有些失眠,直到半夜才睡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听见爷爷的房间里面传来了说话声,,这些声音时大时小,我也听不清楚说什么,想要起床去爷爷房间看看,却无论如何也动不了。

    直到下半夜,这声音逐渐的停歇,我这才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没亮,我一个惊厥坐了起来,爬起来就冲进爷爷的房间,却惊讶的发现,爷爷房间又有多了一双纸鞋。

    只不过,这双纸鞋却是黄色的,上面还用朱砂写着个“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