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吃午饭了吗”

    秦莹沉默片刻,习惯性的露出一个笑容,紧接着把手里的甜点晃了晃:

    “路过,我觉得这家甜点味道不错,所以就给你也带了一份。”

    骆冉佳看着甜点,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

    秦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尴尬的转过身: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先放冰箱里了。”

    都说先爱上的那个人是输家,她这仅仅是喜欢,就已经开始输了。

    “秦莹。”

    骆冉佳看着秦莹失落的背影,没忍住叫了她一声。

    秦莹有些欣喜,向下弯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然后又矜持的往下压了压。

    装作云淡风轻的转身,秦莹抬头看向骆冉佳。

    “你没必要做这些,我们之间,阻碍太多。”

    骆冉佳看着秦莹眼里明明白白的欣喜,不忍心的移开目光。

    秦莹忍不住失落,心里叹了口气,却又有几丝喜悦。

    骆冉佳这么说,至少可以证明这些天来,她有认真考虑过两人之间的事情。

    况且,还有一个不知名的束缚让骆冉佳无法离开自己。

    想到这里,秦莹忍不住骂自己卑鄙,那曾经是让骆冉佳痛苦的帮凶,而自己却因为它的存在而窃喜。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离婚了,再次遇见的时候,我们有可能相爱吗?”

    秦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飘飘忽忽的,仿佛是无力漂泊在大海中的孤舟。

    骆冉佳一愣,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

    这么多天婚恋系统仿佛不存在了一般,曾经还会偶尔下任务要求她提高家庭幸福值,但是秦莹这个人格出现之后,婚恋系统和自己的联系越来越微弱。

    但离婚显然是不可以的,婚恋系统这一条规定十分严格。

    “或许会吧。”

    想到这里,骆冉佳自嘲一笑。

    如果一开始遇到的就是这样的秦莹,她会怎样?是继续沉迷于工作,还是在某个瞬间迷失在她扬起的笑容里。

    工作的秦莹比以往偏休闲的风格多了几分干练,剪裁得体的衣服将她优越的曲线细细勾勒。

    不过看着秦莹的眉眼,骆冉佳觉得应该不会有登徒子冒犯这样的的秦莹,比起平日里和自己在一起的随和,属于上位者的气场让人根本不敢亵渎。

    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她心里其实有无法忽略的惊艳。

    “骆冉佳,你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吧,无论是回到骆氏,还是自己创业,又或者你觉得累了,想去各个地方走走看看,哪怕你想找个没有我的地方,长久的住下去,只要你自在,都可以。”

    秦莹的目光落在骆冉佳的脸上,多日修养的骆冉佳脸色逐渐红润起来,眼中的悲伤与脆弱,也逐渐被平静代替。

    秦莹从没想到自己会喜欢这样一个人,极致的坚强和脆弱糅合在一起,变成拒人于千里之外冷漠,她难以融化,并且不爱她。

    秦莹在遵从内心去追寻这份爱的时候,竟然开始因为对方的不自由而庆幸。

    刚刚意识到这一点的秦莹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上一分钟还在想方设法的接近,这一分钟她希望骆冉佳真的会离开。

    是原渣a的影响,又或者这本来就是她人性中的劣根性,秦莹怕自己因为这份喜欢,而去伤害骆冉佳。

    以爱之名的伤害,也是伤害。

    “你想我离开?”

    骆冉佳忽然觉得好笑,她居高临下的看着秦莹,这人刚刚还在问她要不要吃甜点,现在却说要放她自由。

    “骆冉佳,你需要的从来不是一个名为秦莹的alpha的爱,你需要的是自己的事业。”

    秦莹不敢看骆冉佳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冷淡,还是会有不舍和难过。

    无论是什么样的,这次,她先转身离去。

    晚上七点,城市的灯光闪烁,秦莹坐在餐桌上,打量着对面的骆氏一家,心头有些烦闷。

    白天刚和骆冉佳单方面分手,晚上就见这群糟心的亲戚,秦莹一开始是不愿意的。

    不过,想起这群人对骆冉佳的漠视,秦莹又忍不住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没良心的人,让书里的骆冉佳连个回家的后路都没有。

    “冉佳怎么没来,是她惹您生气了吗?”

    骆父一边想摆长辈的谱儿,一边又想巴结秦家,一杯酒敬的不伦不类,这句话,也问的狼心狗肺。

    秦莹不相信,骆冉佳曾经在秦家过的什么日子,这骆父是真的不知道。

    见秦莹沉默不语,骆父有些尴尬,冲着旁边的儿子使了个眼色。

    “秦姐,omega都这样不懂事,实在不行打一顿就听话了。”

    骆继臣讨好的看着秦莹,显然并不在乎骆冉佳现在怎么样了,甚至只要秦莹答应和他们骆氏合作,连骆冉佳的死活都不在乎。

    秦莹抬眸,认认真真的看着这个被作为继承人培养的,骆家唯一的alpha,左看右看,都觉得这就是个废物。

    不仅没有能力,还没有良心。

    “你们今天的目的。”

    秦莹的目光让骆继臣大气儿不敢喘一声,可秦莹的话他又不敢不回答,只能将求助的目光转向骆父。